参谋对梁兴初说:给我一个团带,怎么样?后来,梁兴初懊悔万分

浏览:2188   发布时间: 08月18日

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——拿破仑

人民解放军历史上的70个军,38军是公认的王牌之一。38军因在抗美援朝的第二次战役中表现突出,彭总在嘉奖令末尾加上一句“三十八军万岁”,由此,“万岁军”的美名传遍华夏。38军当时的军长,是来自江西吉安的梁兴初。

梁兴初身材高达一米八,在南方人中是少见的高个子了。因为他的门牙向前突出,所以有个不太好的外号“梁大牙”。年轻时,梁兴初学过裁缝和理发,都因顽皮,没有学成,后来学打铁,才学得比较安心,所以梁兴初又有个外号叫“打铁的”。1930年,刚满17岁的梁兴初便参加了红军,战场上的梁兴初,勇敢无畏,冲锋陷阵所向披靡,于是这个外号就变成了“铁打的”。

梁兴初在抗美援朝之前就已经是名将了。

1931年,在第三次反“围剿”作战中,担任副连长的梁兴初指挥灵活,带头冲杀,战绩突出,获得了“模范连长”的称号,被授予一枚红星奖章。长征途中,他带领侦察连,乔装成国民党军队,先是不费一枪一弹占领了马龙县城;不久,又轻取哈达铺,得到大量粮草物资,还获得了徐海东的红十五军与刘志丹的红军会师的消息,为上级的决策提供了重要情报。

辽沈战役的黑山阻击战,梁兴初率领10纵孤军奋战,抗击五倍于自己的国军精锐部队,使敌“西进”兵团猛攻三天而未能前进半步,为解放军全歼廖耀湘兵团立下大功。黑山阻击战,就已经奠定了梁兴初作为名将的地位,彭总在朝鲜战场上见到他,就称赞他说:“你那个黑山阻击战打得不错嘛。”

在朝鲜战场上名声大噪的梁兴初,一开始却很不顺利。

第一次战役中,38军的任务是奔袭熙川,但是因误信有美军的“黑人团”而贻误战机,导致敌伪第8师溜走。在第一次战役结束后的军事会议上,梁兴初被彭总骂了个狗血喷头,彭总甚至还说自己“别的本事没有,斩马谡的本事还是有的”。知耻而后勇,也就有了二次战役中的38军血战三所里,有了《谁是最可爱的人》中的松骨峰战斗,有了“万岁军”的美名。

就在那次遭到彭总严厉批评的会议后,梁兴初遇上一个年轻人,他二十七八岁的样子,是志愿军总部司令员办公室机要秘书、俄文翻译,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参谋。

入朝作战之前,梁兴初从未见过这位年轻参谋。

年轻参谋一见梁兴初,就说:“梁军长,我是来打仗的,却在这当翻译,搞文件,这样吧,你收下我,我到你们军去行不行?”

梁兴初听后,笑道:“我是求之不得哟,只怕彭总不让你走。”

“你去和彭总讲一讲嘛,我在苏联打过仗。”年轻参谋很有信心。

梁兴初摇摇头,心想自己刚刚还被骂得狗血喷头,于是苦笑一声:“我可不敢,彭总一定会朝我瞪眼睛,说,你怎么把手伸到我的司令部去,挖我的墙角?我可吃罪不起。”

“怎么你们都怕彭老头?好吧,我去说,不过先说好,彭总答应了,你可要守诺言。”

梁兴初一口应承:“没问题,你想干什么?把你分到作战科?”

年轻参谋急了:“要去机关我不会留在总司作战处?还去你那儿干什么?“

梁兴初问他想干什么。

“我想带兵!”年轻参谋手一挥,“给我一个团带,怎么样?“

梁兴初吓了一跳,心想,他这样年轻,有如此气魄,真不简单。

可是,梁兴初怎么敢轻易开口许这样的诺言?谁知道彭总有什么打算?他只好把皮球踢到彭总那里,“你先跟彭总说说吧,这事要他说了算。”

这件事过去以后,梁兴初并没有太放在心上,毕竟38军刚刚被上级批评,战场形势千变万化,作为一军之长,梁兴初率部接连在战场上和敌人厮杀,不久之后他就把这件事忘了。

这件事一个月后,梁兴初到总司开会时,向作战处处长丁甘如打听起那位参谋的情况。

“不在啦……”丁甘如叹道。

“怎么?下部队啦?”梁兴初想起参谋曾对他说过的话,不由一愣。“怎么他没到我们38军来?”

“下什么部队,他牺牲啦!”丁甘如这才一五一十把年轻参谋遇难的经过告诉梁兴初。

年轻参谋的名字,现在稍微上了些年纪的人都知道。他是杨开慧烈士的长子,至于他的父亲,更是亿万中国人的大救星。

8岁那年,他和母亲杨开慧一起被抓进了监狱。后来他被保释出狱到了上海,由于上海的党组织遭受了破坏,他和两个弟弟曾在上海吃尽了苦头。1936年,他和弟弟被送往苏联。他有个俄文名叫谢廖沙,曾于1942年参加苏联红军,1943年任苏联坦克兵中尉军衔,参加过白俄罗斯战役的解放波兰、捷克斯洛伐克的战役。当他得知志愿军入朝与美军作战后,第一个向彭总申请加入志愿军,于1950年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,入朝作战。

丁甘如告诉梁兴初,1950年11月25日,一群美军的F80战斗轰炸机袭击了志愿军司令部,投下大批凝固汽油弹。当时,这位年仅28岁的共和国领袖的长子,正在作战室值班,作战室中弹后,他被大火封在作战室里,壮烈牺牲。

梁兴初听后,沉默了一会,感到十分后悔,心想,假如当初答应了他下部队,也许他就不会挨那颗炸弹了,要是不牺牲,他会带兵打仗的,会成为一个好团长,好师长的……

值得一提的是, 伟人晚年曾向自己的老学友周世钊谈起牺牲的儿子时,语气沉重地说了这一番话:“……人心都是肉长的,不管是谁,疼爱儿子的心都是一样的。如果我不派我的儿子去,而别人又人人都像我一样,自己有儿子也不派他上战场,先派别人的儿子去前线打仗,这还算什么领导人呢?”  

主营产品:一卡通管理系统,闸机/出入口机,门禁机,门禁考勤系统,道闸/挡车器,门禁控制器,智能停车场管理系统,读卡机/发卡机/票箱,道路减速设备,射频卡/感应卡,防撞设施,旋转门,固定交通标志,其他网络管理、安全设备,蜂窝移动通信设备,磁卡,更多 >>